您在這裡

被集體忽略的兒少傳播權

文/陳亭妘、陳珮云

兒童及少年在成長環境中汲取養分,透過這些養分進行自我探索、獨立思考,並建構自身之知識系統及對世界的認知,更進一步積極參與公共議題的討論,發表意見。而成長環境除了學校教育與生活中所接觸的人事物外,最常被忽略的是----「媒體」。

到底台灣的兒少在傳播權上的保障現況如何呢?筆者於本週三(8/23)參與台少盟所主辦的「第二屆轉大人高峰會」,也針對台灣兒少節目,及媒體素養教育問題提出報告,這份報告除了是一份兒少傳播權問題的摘要之外,也是筆者在媒觀推動工作成果與心得。

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真的一無可取嗎?

文/李子瑋(本會辦公室主任)
通傳會在7月12日公布了「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以下簡稱:「媒多法」),同時也在同月的31日舉辦第一場公聽會,從該法案一推出後,到公聽會現場,社會各界對這一部法案似乎砲聲隆隆,批評大於讚許,旁人觀之似乎也不禁起疑,這部法案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嗎?

不要被騙了!普遍級的節目不一定是兒童節目

文/陳亭妘(本會專案企劃)

炎炎暑期到來,孩子們最常接觸的娛樂便是五花八門電視節目,這些電視節目將帶給身心發展未臻成熟且學習力強的兒童及青少年深遠的影響。德國慕尼黑雙年影展主席馬雅歌慈博士的研究指出:「孩子會在媒體中找尋與自我相似的形象角色,透過角色認識自我並產生自我認同,同時尋找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但是在成千上萬的電視節目中,孩子又該如何選擇,才能避免受到不良節目的傷害?

目前台灣的電視分級制度共有五個級別,而兒童收視的節目則僅用一個闔家觀賞的普遍級概括,然而所有普遍級的節目真的都適合兒童收視嗎?這模糊的界線真的可以保障孩童健全成長的權益嗎?許多國家在制定電視節目分級時就已考量不同年齡層兒少身心發展需要,故此分級制度較為細緻,各年齡層兒少擁有專屬的分級標章,如:美國、澳洲、英國、加拿大等,反觀台灣的分級制度相對較為粗糙且定義較模糊。

國片沒人看,真的沒市場?

文/鄭人豪

7月22日晚上,媒觀在閱樂書店舉辦了「媒觀講堂-國片真的沒市場?從製作端談國片市場性」講座。這次的講座主題定調在對於國片市場價值的重新檢視和思考。我們也邀請了有著豐富影視製作經驗,「植劇場」的發起人王小棣導演,以及《通靈少女》的重要推手,長期參與跨國影視製作合作的公視國際部經理施悅文,一同來討論這個問題,並由政治大學廣播與電視學系的郭力昕老師擔綱主持。

找尋信任與真實—Google亞太年會記

文/李子瑋(本會辦公室主任)、王怡蓁(本會專案企劃)、林麗雲(台大新聞所教授、本會董事)

「事實查核」是三天的Google News Lab APAC summit中最常出現的詞彙,「查核機制是什麼?」、「誰來查核?」、「如何查核?」成為問答時最熱門的問題。會議中,一名分享者在台上播出訪談影片,訪問不同國家的人們:「你覺得新聞是什麼?」大多數的訪談者毫不猶豫的回答:「我想看到事實與真相!」

針對假新聞議題全球兩大平台Facebook與Google紛紛祭出作法,並積極與各國的新聞工作者與相關團體進行合作。臉書於上個月舉辦完亞太新聞素養工作小組」(APAC News Literacy working group)會議後,Google也於上週(7月12日至14日)新加坡總部舉辦Google News Lab APAC summit年會。本次年會是Google於亞太地區第三次舉辦,今年度總共邀請15個國家,共176位的新聞工作者、專家學者與NGO團體參加。媒體觀察教育基金(簡稱本會)也受邀前往參與,以下將簡要分享參與年會的過程及想法。

胡元輝觀點:狂飆與失落的第五階級--解嚴三十年來新聞生態的憂思

文/胡元輝(本會董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

十年了!象徵性的枷鎖雖然解除,實質性的牢籠卻依然存在;政治控制固然瓦解,秩序重建則依舊無解。

戒嚴與報禁解除二十周年時,筆者曾經為文分析解嚴後的新聞生態變化,一言以蔽之,就是政治力隱沒,市場力崛起。該文並進一步呼籲所有台灣人民必須捫心自問:如果新聞自由只是換得失序與失格的新聞生態,其進步之處又在哪裡?

如今十年已過,當時的憂思不僅沒有消解,反而有益加深重之感。誠然,新聞事業這些年來並非無所進步,事實上,在諸多從業人員與社會有心人士的努力之下,若干偏差作為已有所矯正,若干傳播弊病已有所改善,但整體而言,即使沒有進一退二之虞,亦存在不進則退之憾,新聞生態的問題似乎比十年前顯得更為複雜而難解。

如果還有人對上述評斷有所懷疑,那麼我們不妨平心靜氣自問:十年來,新聞媒體的數量固然增加,新聞資訊的總量固然提升,但新聞品質是否出現正向進展?具體以言,我們要問的是:十年來,新聞正確度是否上升?新聞多元性是否增強?不僅如此,我們還應該進一步追問:新聞工作者的勞動環境是否轉好?新聞事業的所有權集中現象是否緩解?這些問題的答案似已不問自明。

從國片建立文化自信-再談映演比率

文/鄭人豪(本會企劃專員)

 


Caption「媒觀講堂-我要活下去:映演比率能救國片嗎?」座談會。左起李光爵、陳雪梨、馮建三。

17媒體公民會議在本週五(7日)舉行,上午的場次聚焦於文化與媒體相關政策的討論,其中第一場「有球員還要有球場:國片映演比率」談論國片映演比率政策,邀請了愛人仔文化電影推廣協會理事長林怡君以及政治大學教授郭力昕與會座談。而四月份媒觀在閱樂書店舉辦了媒觀講堂「我要活下去:映演比率能救國片嗎?」講座活動,在該次的座談中仍存在許多尚未詳盡探究之處,例如在當天討論中拋出了「國片沒人看」的論點,但卻沒有足夠的時間得以好好的討論。也因此,這場講座實際上也延續了四月份媒觀講堂的討論。

數位時代下的台灣兒少收視權益

文/陳亭妘、陳珮云

兒童是國家的未來主人翁,他們在成長環境中汲取養分,用以自我探索、獨立思考,並建構自身之知識系統及對世界的認知。成長環境包括學校教育、生活中所接觸的人事物……等等,其中最常被忽略的是----「媒體」。

數位時代來臨 電視已非主要收視工具

早在2002年教育部頒布之《媒體素養教育白皮書》中即指出,媒體是兒少的第二個教育課程,看電視佔孩子休閒時間很大的部分。而接著數位時代來臨,兒少使用媒體的習慣也從最大宗的看電視,轉變為上網和使用3C產品,令人擔心的是,這些自行搜尋而來的影片,可能並不適合兒少觀賞。而且根據前述之白皮書揭示,即便國家對於兒少未來的期望之大,卻不見與之對應的政策和補助,以致兒少影視產業環境不良,更使得台灣的兒少節目「質」趕不上「量」。

面對假新聞 我們需要更多事實

文/王怡蓁(本會專案企劃)

筆者在本週二參與網路星期二的活動「網路謠言時代的NPO資訊傳播與反傳播」,活動主要說明網路謠言的樣態與因應方式。筆者向關注網路新聞已久的兩位與談人黃哲斌與王向榮提出心中的疑惑:「網路新聞亂象中,你最在意的問題是什麼?」。因應當日講題,黃哲斌認為會腐蝕社會大眾的資訊最嚴重,並可能導致社會對立與仇恨激化。他說:「網路應是讓大家看見彼此與理解彼此的地方,但假新聞卻可能透過訴諸極端的方式造成更多對立。」

亞太新聞素養 重拾媒體公信力為首要課題

(文/林麗雲(本會董事、台大新聞所教授)、李子瑋(本會辦公室主任)


CaptionFacebook、香港大學與亞洲出版業協會共同協辦「亞太新聞素養工作小組」(APAC News Literacy working group)會議,針對網路新聞媒體與素養教育進行研討,並共同思考解決的方式。

Facebook與Google不斷被外界質疑對假新聞的散布有推波助瀾的效果,對此,兩家公司都針對假新聞議題採取因應措施,並積極尋求各國的第三方組織協助,希望建立當地以及跨區域的合作關係來打擊假新聞。當Facebook在美國推出假新聞檢舉機制後,全世界都在問,效果如何?何時在其他國家啟用?緊接著的德國與法國大選,Facebook也宣布嚴陣以待,然而,假新聞的因應措施似乎在亞洲缺席。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